泉子w

以后这个账号只写原创。

每一个写故事的人都应该谢谢自己

真的是很有感触。并不能算作一个文手吧,只是个业余写作爱好者。但是长大以后的确想从事这项工作。lof上的各位大大们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而且真的很感动。其实文手说自己写的不好除了谦虚和真的不好,还有对这个故事的负责。

我构思一个故事,开始以自己和一个人为范本,当时真的很好。最初想让这个故事甜得不得了。后来因为原因,范本不甜了,故事也不甜了。现在比起最初那个甜的故事,觉得这个be的故事更具有真实性。不仅仅想写两个人恋爱的故事,更多的,我想表达包括主角在内的很多人物的成长。从差一点到最后相忘于江湖,谁都是谁心底的朱砂痣。

迟迟没有动笔,因为很忙,也没有很完整的时间。设定改了一遍又一遍,但凡在学校有点儿空间的时间都能用来构思。是真的很喜欢这个故事,也真的很希望它能被自己写出来。毕竟是我想的故事。

就是这样,谢谢因为各种原因fo我的小可爱。感谢你们。

三尺青锋:

真的感觉能看到脑子里一句简单的话触动心弦而后化作从指间奔涌而出的文字的河是最让人高兴的事情,把它们写完看着它们就像是自己的孩子。
当然还是会臭美一下觉得自己棒棒哒。
然后每天就屯屯梗……
热爱写作,无所谓什么。
整整六年啦……依旧觉得“天真的心可以统帅一切”
嗯……谢谢好好努力的自己?


死宅懒废:



其实一直觉得自己也就写得那样,很多时候都觉得不好看啊,但是还是忍不住要写,看着自己脑内的情节幻化成文字其实是很有成就感的事,不管写出来的东西好看不好看。




当然,偶尔文手还是要自我肯定自我臭美一下。




其实我写得也还是不错的*٩(๑´∀`๑)ง*




也很感谢认可我的小天使,被喜欢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了吧?




所以请继续喜欢我啊(●'◡'●)ノ❤




感慨无用:







下午忙里偷闲和做画手的亲友聊了几句话的天。她最近苦于日日吃土,只得靠接稿度日,然而用钱用得急,稿费标准全都给得低于市场价,于是搬砖之余,对我发下宏愿:若是日后有钱,定不委屈画手同行,每一张稿费都给得高高的,再也不要对不起自己的一支画笔。








我对着永无止境的报表语气轻描淡写地祝她以后都好。真心愿她日后发达,但说完话又觉得心酸。因为即便自己曾经再穷,再无钱可花,靠写点什么来分担些压力这种事,是想也没想过的。她说觉得我好,比她会赚钱,我苦涩地说








“那是因为清醒得早,知道拿写字为生纯属做梦,比谁都放弃得干脆。”
















我觉得很多文手都是苦情的。心里塞满了三千世界的故事,从每一个日落啼叫到黎明,却无人去听。时常看见画手抱怨没毕业的美术专业学生要价太低,破坏市场秩序,倒是很少看见文手抱怨类似的事情。拿钱买字,这种事的几率比拿钱约画稿要低得多,认识很多人,给画手供梗,看见自己的故事变成线条和画面,高兴得如同老来得子,即便苦苦卧床十月最后母子平安的那刻也满足得不行。








每天点开LFT都能看见诸如:请给你喜欢的文章点赞和推荐,因为这是同人写手唯一的动力/请尊重他人的故事,从好好回复作者开始 之类的呼吁。里面的赞,大概千有八百都是文手自己去点的。可即使如此,文手没有消失,故事也没有消失,我从一个学生一路写到社畜,写完了一个人完整的青春期,写完了一个少女人生最重要的几段恋爱,把自己从一条单身狗一路写到即将与人组建家庭,这么久过去了,从来都没有想象过“有朝一日就停止写故事吧”这样的情景。








大家都爱看图更胜于文字也没关系,文手无法依靠敲打键盘养活自己也没关系,明明有喜欢的画手却无钱为自己的故事约稿也没问题,因为每一篇文嘛,都是写手送给自己的礼物。无论它是受人喜爱也好,被人冷落也好,第一个读它,和读它最多次的人都是写故事的人自己。








我一路不停地塞满自己的筐箧,一个章节一个章节的积攒,绞尽脑汁想象出最有诗情画意的场景,来治愈这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人生。一个文手,与其羡慕画手,或是依靠来自于读者的认可而活着,最应该感恩的人,其实是他自己。








为什么不谢谢你自己呢。因为你已经倾尽所有,来取悦内心深处那个隐秘的自我了。





【原创】不停(先行番外一)各卫其疆

《不停》的先行番外,正文没写完。不是故事里的结局,但是这是他们很可能做出来的事情。


———————————————————————————











可惜很多年之后,他们还是没在一起。

那个时候阿梨放弃了写作去当了建筑设计师,剪了一头利落的短发,一身清汤寡水的黑色,像极了小南以前抑郁症的样子。

但是不同的是,阿梨与人打交道很多,私人时间也很多。

阿梨终于开始看电视剧。小南走出了抑郁症的阴影之后就开始写东西,写人写事,写的最多的是没有经历过的人看不懂的故事,不能算作爱情的梦。

小南的小说要被搬上银幕了。

电影大多与原作有些冲突,但是这次有名的制作方却应了这一位当红作家的要求,几乎是没有改动的把故事演了出来。

但是凡事总有例外,就像电影和小说,总要有一个是好的。

小南的这一部小说的最后,两个主人公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在一起,还是相忘于江湖的那一种。小南记得很久之前阿梨说过,她觉得最虐的结局就是这一种,阿梨以前写作的时候绝对不会写这样的。

阿梨看见了葵葵祝贺小南的小说要被搬上银幕的一条朋友圈,配图是很多年前当他们还都是同学的时候,葵葵和小南的一张自拍。葵葵本来不喜欢自拍,但是还是在刚刚恢复的小南的强烈要求下拍了,阿梨惊异于葵葵竟然还留着这张照片,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原来葵葵就是班里最细心最会关爱别人的一个女孩子。

阿梨想着,自己到底错过了多少呢。

阿梨切了一首歌,放到了之前她觉得很应景的一首《夜游园》,是阿梨初中时代的歌了,现在两位也都早就不再唱这样的歌了。

阿梨把手机放进口袋,过了安检,晚上的地铁里人已经不多了,阿梨准备回家。

一路上耳机里随机到的都是一些很温柔的老歌,都是阿梨初中时很喜欢的。当时她在古风圈子,也有几首会唱的。

阿梨唱歌其实很好听,可是她不怎么唱。

回到家,她习惯性地打开楼下的信箱,确认是否有一些重要的信件。对于分散四处的朋友们,阿梨总是很喜欢写信。

她刚刚听完一首歌,趁着耳机里短暂的空隙听见了风声和自己打开信箱的声音。

有一个信封,白色的。上面有字,“给阿梨”。

阿梨拿着信封一路跑就上了楼,耳机里《前男友的一百种死法》节奏声也没有她的脚步快。

到了家她一把扯下耳机线,小心翼翼地打开信封。

没有信,一张电影票。

是小南的小说改编的电影。首映式,地点是这座城市里离阿梨家不近的一家商场。

阿梨这才知道这部电影的名字。叫做《各卫其疆》。

然后首映式的那天晚上,阿梨把很久没有剪的,到了蝴蝶骨的头发扎起来,她顺手找出家里一个海蓝色的蝴蝶结。很眼熟。

她穿了一件很久没有穿过的连衣裙,夏天的风打在她露出的腿上。

我要去赴一个约,她说。

电影很好看,名字听起来大概像部战争片但是其实是个带着浓郁古风神话系的爱情故事。小说阿梨看过,最后的剧虽然虐,虽然是她从小到大都一直接受不了的那一种,但是她没有哭。

电影的结局,主人公们都放弃了自己的爱情,为了自己的家园而各自离去的时候,阿梨清楚得听见了很多抽泣的声音。

不是这样的,她说。

果然。主人公在之后终于意识到自己心里的感情,最后兜兜转转又回到相遇的地方的时候,电影院里的哭泣声更多了。

故事到此,戛然而止。

阿梨本已经站起来,准备走了,但是不知道是什么让她又坐下来了,知道片尾曲唱完。

片尾曲是阿梨初中时很喜欢的一个歌手唱的。阿梨曾经说她的声音很温柔,但是绝对带着这个故事这首歌应该有的力量。

阿梨听到了女神的歌非常感动,因为女神现在已经不怎么唱歌了。她闭上眼睛,像以前习惯了的那样,在脑海里想象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叫做《各卫其疆》。

然后是访谈。这个时候电影院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但是阿梨还是看完了全部,知道她等到那一句话。

小南在访谈里说,小南说,

“《各卫其疆》就是个回不去,但是我一直奢望着的故事。”












————————————————————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原创/百合】生病之后

周末。

冬天的北方,寒冷是肯定的。但是好在t市是个良心城市,早就给全市的房屋都装上了暖气。再加上ve两人所住的市中心,自然是不用费尽心思对抗寒冷。

十二月的一个早晨。阳光懒洋洋地照进来,透过厚实却轻盈的窗帘,打在室内。

v享受着难得的清闲周末。两个人都是爱豆路,这种温暖没有雾霾干干净净的有自家恋人在身旁的清晨真是一种莫大的慰藉。

看了两三分钟窗外发了会儿呆,v测过身,打算给身边躺着熟睡的恋人一个morning kiss——事实上她也这样做了——素日里总是张张合合唱出美妙歌曲的嘴唇方触及e的额头时,v察觉到了异样。

——这个温度。发烧了吧。

于是v伸出手覆上e的额头,在确定了自己家超级爱豆路的确是发烧了之后,在额头上揉了一把。

说起原因,v在心里稍稍责备了自己一下。

ev两个人都不是畏寒的体质,因此前一天晚上的聚会就都穿得很少就去了。两个人还打赌,谁穿得更少谁就能定下一周的play和次数。

不服输的两个人还真较真起来,翻箱倒柜找出了自己最薄的冬装。最后v以一条围巾惜败。当晚聚会回来两个人家就来()了()一()发。着凉再加上剧烈运动之后出汗洗澡头发没干就睡了,不感冒才怪。

这个时候e醒了,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v撩起e的刘海,将前额凑过去。

“唔。我还困啊。你别来闹我啊。”睡眼惺忪的e犯了起床气。

“你发烧了啊。”v这样说着。爱豆路清甜的声线带着显而易见的担忧。

“啊……”仿佛是还没清醒过来,e翻了个身,“那我先睡了。”

眼睁睁看着e睡过去的v也无可奈何,又不忍心叫醒她,就轻手轻脚地下了床。一边走向卫生间先梳洗停当,一边思索着要怎么照顾生病的e。

洗漱完毕后从卧室门口看了一眼熟睡的e暂且放下了心,v走到厨房,双手撑在料理台上,努力回想着以前姐姐们是怎么照顾生病的自己的。

这个时候该怎么办呢?好像是……先煮一碗粥。

这个任务对没怎么下过厨房的小公举v来说自然是个不小的难题。但是茫然的v定了定神,想起来第一部应该是淘米。

大龄·生活能力为负值的小公举v终于找到了米,为了不破坏口感,v还是选择了用冷水淘米。“冷水淘米才不会破坏米的口感噢。”can是这么说的。

“好冷!”在接触冷水的瞬间,v还是没忍住惊呼出声,但是为了不吵醒e,还是坚持用一把修长如葱白的手指淘完了米——虽然完事之后已经差不多是萝卜了。

然后呢……

v突然想起来家里还有退烧贴,忙擦了擦手上的水,找出来给e贴上。

“你的手真凉啊……”悠悠从梦中转醒的e一把握住v的手,放在嘴边。

“刚刚去淘米啦,给你煮粥喝。”v笑起来,“想喝粥吗?”

e搓了搓v的手,笑,“其实也没有什么很想吃的东西,但只要是你做的,什么都好啊。”

“那你再睡一会好了,我去煮粥啦。”v站起来,在e的额头上留下一个轻柔的吻之后离开了卧室。

煮粥的过程暂且不提,不过是v发微信问了几个好基友,在她们的帮助下顺利完成到关火的前一步——静候。

放心不下自家恋人的v又回到卧室门口。静悄悄地走到床前,给e掖好被角之后蹲在床边,注视着e的睡颜。

e的睡颜很甜美,或许是因为发烧的缘故吧。sleeping beauty,v这样想着。

活了这么久还没有过看护病人经验的v蹲在床头,听见了最喜欢的sleeping beauty的梦话。

“嗯……”

“我不是……不是非洲人……”

v轻笑出声,这个人真是太可爱了呀。

“但是我……”

“最喜欢非酋了……”

莫名其妙就被直球击中的v表示被撩了脸红心跳。她叫醒e,“醒醒啦醒醒啦,起来清醒清醒喝粥啦。”

e很快就醒了,冲着v就是一个有点孩子气但是十分干净的笑容。

这个时候厨房里的粥咕嘟咕嘟地滚了,v赶紧小跑着去关火,拿出小碗盛了粥。小心翼翼地端到卧室来。

e刚刚要接过碗,v就舀了一勺粥,放在嘴边细细吹了递到e嘴边,“这个时候就有我在照顾你啦。小可爱负责吃就好。”

e乖乖喝下一勺粥,露出一个满足而幸福的表情。

就这样v先吹e再喝,一碗粥用了十几分钟才喝完。病中的人胃口都不很好,喝了一碗粥e也说自己饱了,非要拉着v睡一觉。v只好把碗放回去洗了手换了睡衣上床陪着e睡一觉。

恍惚中仿佛有人抱上来,轻轻说,“就这样在一起一辈子吧。”

——fin.

补 之前的手滑删了()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w

【太中】醉酒之后

久违地放飞自我一下hhh

这是一个太宰治还在港黑时的小故事。很久以前。

彼时太宰治跟小了他一点的中原中也刚刚出了任务回来,两个人因为年轻气盛配合不完美都带着一点皮外伤。太宰治还好,因为有绷带缠着也不太看得出来,倒是一张帅气的脸上有几分尘土的痕迹,衣服整齐。中原中也脸上带着伤,伤口不深,给他那张清秀的脸增添了几分不驯。衬衣的第一个扣子没扣,露出漂亮的锁骨,袖子挽起来,露出小臂的线条和纤细的手腕。

两个人因为任务没能完美完成都有点气儿不顺,走在安静的夜里,谁也没说话。早些年横滨的夜是非常安静的。当时是夏天,本来绿油油的树叶在夜幕中变的毫不起眼。路灯光透过树叶间的罅隙投下来,照在地面上。路上没有几辆车,红绿灯就安静的换色。街边还有几家整夜开放的小吃店人声鼎沸。走过三个路口的那段时间,中原中也看见了四家旅馆。

他没故意去数,真的。

离据点还有十分钟路程的时候中原中也率先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呐,我说。我们去酒吧吧?”

太宰治闻言偏过头,饶有兴趣地看着身边的人。“噢?”太宰治笑了,“在我的印象中,中也仿佛没有去过酒吧吧?这可是你的,第·一·次哦?”他笑着在“第一次”加了重音。没办法,因为他自信。从小跟中原中也一起长大的他最了解他。

“你别那么多废话,”中原中也停下来,直视太宰治,“就说去还是不去?”

“中也邀请我,那当然是要去呀。”太宰治笑眯了一双桃花眼,转身跟着中原中也走。

到了酒吧两个人点了酒之后就再没说话。太宰治自顾自地拿起手机给森先生发了个信息,告诉他任务完成。中原中也则是先环顾四周,然后就有妹子围上来了。中原中也看太宰治噼里啪啦按着手机键盘,索性不跟他多说,把笑脸堆起来勾搭妹子。

等太宰治跟森先生汇报完了情况顺手刷了刷推特跟ins之后就发现中原中也醉了。而且醉的挺彻底。太宰治心想大事不好。中原中也虽然没来过酒吧,但是酒还是喝过的。有一次在港黑的宴会上,刚刚成年的太宰治看着刚刚成年的中原中也被人用两杯高度酒灌醉之后,他就觉得,中原中也,还是不要让他沾酒比较好。是自己疏忽了,太宰治心想。

先付了帐然后连拉带拽地把中原中也从妹子堆里弄出来后,太宰治带着醉了的中原中也在马路边上吹了吹冷风。大意了,太宰治这样想,我该怎么把这个小矮子弄回去啊。

中原中也虽然醉了,但只是有点神志不清而已,拉着太宰治就往回走,嘴里还说着话,虽然太宰治没听懂。太宰治很佩服中原中也这个醉了之后只有脑子不清醒其他都没问题的人。

就这么走在后半夜里,风一吹还是很凉爽的。中原中也突然停下来,拉住太宰治。

“太宰治!”中原中也突然把双手咚地拍在太宰治身边的墙上。那力道之大让太宰治开始怀疑身后的墙壁有没有坏掉。

太宰治有点心虚,突然莫名觉得自己犯错误了。

但是还没等他说话,中原中也又开口了。“你听我说!我!从好久之前就想说了!你这个人!我真的看了超长时间的!但是超不爽!你为什么这么好啊!”

突然从心虚转变到了惊讶的太宰治被点名,仿佛是被表扬了。他彻底无语了,等待着中原中也继续说。

“但是!我!也不会差的!我才不会!被别人说陪不上你!我要证明!我要证明只有我才能跟你配合得最好!我才是最合适的那个!”

说完了中原中也就闭上眼睛往前倾倒下来,反应迅速的太宰治接住了中原中也,发现他睡着了。

真是的,现在睡着了我又不能把你扔在这里啊。太宰治有点挠头地想,然后公主抱起来中原中也。

“中也。”太宰治无比温柔地,轻轻叫了他的名字。没反应。于是太宰治又继续说下去,“你啊,明明只是个小矮子,但是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想的呢。我,很开心啊。毕竟,能站在我身边的人,我的心里,从来只有中也一个噢。”

横滨的街头仍然安静,吹来凉爽的风。

——fin.

单纯的睡不着想写个小甜饼而已,发现跟想象完全不一样啊。瘫。大概是想写一个表面冷漠内心却一点也不想把太宰治身边最近的位置让出来的中也,和一个一直以来都安静注视着中也的太宰。果然是没表现出来啊orz。什么时候有心情了可能会改改hhhhhhhhhhh。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w

【太中】打一架吧



“打一架吧。”中原中也说。

太宰治跟中原中也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做法。两人都是那么强硬的人,又都是不肯迁就对方的——这样的一对儿宿敌,任港黑的谁也不能想象他们能在一起——可是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他们都是死要面子的人,最开始提出要在一起的是太宰治,当时他们作为最强拍挡刚刚出了任务回来,中原中也因为跟太宰治斗嘴太尽兴而暴露了位置导致两个人都受伤了。在回来的路上,中原中也一边吐槽着“这下子太宰你的绷带可是派上用场了”一边看着太宰的伤口。说不疼是假的,但是太宰治脸上仍然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真讨厌。——中原中也暗想。

“我说太宰,你今天为什么不拦着我啊,害得两个人都受伤了。”中原中也转过头去,看着太宰治,“行了,这下子你一个月之内别想撩妹了——给我好好在床上待着吧。”太宰治偏头,“诶——中也好无情啊。既然这样——”太宰治换了个姿势,双眼直视中原中也,“那中也你跟我在一起吧。”

中原中也鬼使神差地就答应了太宰治,两个人的恋爱关系一晃就到了现在。即使是太宰治已经不再是港黑的干部了,两个人仍然保持一个从刚开始就有的习惯——吵起来了就打架。

眼下就是这样的情况。两个人为了“到底是港黑时期的太宰治更厉害还是侦探社时期的太宰治更厉害”这个话题争得不可开交。于是中原中也就提议,像以前一样。“先说好,不许用异能啊。”

于是——战争开始了。

中原中也作为港黑中的体术佼佼者,要对付太宰治这个脑力派还是绰绰有余的。他抄起沙发上的一个靠背垫就向太宰治扔了过去。太宰治灵巧地翻下沙发,左顾右盼地找了个抱枕当做盾牌——那是两年前,中原中也当做圣诞礼物送给他的。

“我说中也啊,”太宰治冷不丁开口,“咱们俩何必要打架呢,毕竟中也你的一切,我都了如指掌呀。”他随手从衣架上摘下一件白衬衫,“哎呀这件衣服——”扔过去,“中也你下午开会要穿的吧?”

中原中也爆发了。“妈的太宰!我下午还要去开会呢!我要杀了你啊啊啊啊啊!”他扔下白衬衣和靠背垫,几步窜到太宰治面前。“上钩了呀,中也。”太宰治这样想着,把大抱枕举在冲过来的中原中也面前。中原中也眼前一黑,被太宰治扑在沙发上。

“我都说了呀,你的一切我都了如指掌啊,中也。”太宰治笑。




——fin.

啊ooc 白衬衣是基友的梗hhhhhhhhhhh 感觉这个梗有人写过呢()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w

悄悄地给自己过个生日

#逃生房间 「壹」

新坑逃生房间。
会有死亡,血腥场面。不适者慎入。(主要还是在后面 直到在此声明前都不会有)
那么 GO!
祝阅读愉快





「壹」

——我们彼此不认识

周一早上的阳光像往常一样好。
向安像往常一样穿着长款的灰色风衣走在初春的广安街上。三月的风还有些冷,但是地处中国偏南的这座城已经是有了点点绿意。向安固执地不肯脱下风衣。
广安街很长,向安每天下了124路公交车都要步行经过这条街,走上大概600米到达她实习的医科大附属医院。
向安是医科大的研究生,现在在这所医院实习。她的专业是内科,主要任务是动手术治病救人。她纤细的,看起来不像是学医的。曾经有一个邻家阿姨在得知她学了这科后,放下拎着胡萝卜的袋子就跟向安妈妈说,哎呦呦你家姑娘柔柔弱弱的,哪像是学医的动手术刀的嘛。
三月的风很暖。600米不长。

——
熊初墨站在阳台上,手中悠悠点起一支烟。
他揉了揉因熬夜写稿子而发乌的眼眶,吸一口烟。正想感叹些什么,却听见楼下卖早点的小贩因两角零钱与前来买早点的人的正直。
他不屑地嗤了一声,心里却想到下一篇小说就写这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的生活好了。
他转身进了屋子,未燃尽的烟从阳台来着的窗户飞下去。

——
雪喬是Starway报社的一名编辑。她坐在电脑桌前拿着红笔在新来的记者送来的稿子上圈圈点点,改出错别字和语句不通顺的地方,再用心读看是否合乎报社的要求。她一只手拿着红笔,另一只手拿着一个肉夹馍吃着。
正改着稿子有人在办公室门口喊她阿雪出来接稿子,她即刻吧肉夹馍放在桌子上抹一抹嘴就向门外跑去。
绕过电线缠绕的地方,穿越电脑桌废纸箱成灾的办公区,她一昏摔在地上。
——
“需要观察,周医生呢?”有护士一边推着担架车一边向身边的人询问,神情急切。
“周医生今天有事不在,我来吧。”向安忙忙带上口罩,向护士一点头,跟着把担架床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结束。
护士们将雪喬推了出来,她的同事们立即围上来,向着护士们急切询问。向安稍显疲惫得在后面跟着,突然有一个同事发现了她,于是立即调转集火对象,话语像子弹一样倾泻出来。
“她是什么病?”“她什么时候能醒?”“最快几天出院?小姑娘你要知道我们报社很忙,可是耽误不起的。”
向安头昏脑涨,突然很同情这个似乎被当做工作机器的女孩子,“那个 您不要着急,等她好起来了,自然就会醒了,再观察观察就能出院了。”
这个时候仿佛是枪炮师突然火力压制一样,几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来,全都是指责性的话语。向安似乎有点受不住了。
周沓没有来。
她的导师没有来。
最后还是护士和保安一起把这些将病人看做工作机器的同事一起请了出去。
向安很担心,自己的未来。以后是不是就要浸泡在这些无谓的医患纠纷中了?
周沓到这一天的结束也没有出现。
雪喬没有醒,但是似乎好了很多。她来的时候脸色苍白。

【完】

周黄day贺文

这里阿泉☆周黄日还是没赶上orz心塞极了。私设如山 oocoocooc慎入
确定向下?
祝食用愉快XD

————————————

众所周知。职业选手们的手速很快。

众所周知。职业选手们除了比赛和训练等一点也不忙。

众所周知。职业选手们的年龄大多在二十岁左右,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

所以——

请不要吃惊。

和大多数死宅一样,

他们

也肝ll。

————————

黄少天是忠实的ll厨,而且是个不折不扣的妮可厨。

但是有一个悲痛的消息就是

他脸黑。

有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

蓝雨战队的人几乎都肝ll,连喻文州也不例外。喻文州的手速在联盟里虽然不太够看,但是放在ll里也足够了。

黄少天是个妮可厨这件事他们也知道。

可是黄少天脸黑。

拿忍者妮举例子吧。

因为看到微博上有大神推算出新ur是妮花的黄少天非常激动。他想着自己攒了好长时间的心终于可以抽抽抽的时候,悲剧,发生了。

虽然不至于次次都保底,但是黄少天也只抽出了一张ur,初期ur果。

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邪神果。

55连加两发飞机票只出了一张ur的黄少天在觉醒邪神果的时候欲哭无泪,于是他点开了QQ。

【荣耀职业选手群】

夜雨声烦:【截图】
夜雨声烦:我靠靠靠今天也是简直了日服这什么鬼的出货率啊!本剑圣55连+两发飞机票就出了一张ur!nico你难道不爱我了吗!
君莫笑: 喜闻乐见
百花缭乱:喜闻乐见
沐雨橙风:喜闻乐见
凤城烟雨:喜闻乐见
王不留行:喜闻乐见
夜雨声烦:我靠靠靠靠楼上你们都几个意思啊!叶不修来jjc单挑单挑单挑!张佳乐你个幸运E11r有什么脸说我啊hhhhhhhhhhh

周泽楷趁着休息时间点开了群,开屏就看见黄少天在群里闹着抽不出ur要用文字泡轰炸不许摸。

于是周泽楷点开了日服,随手单抽一发。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单抽ur忍者妮截图.jpg】
君莫笑:哎呦小周今天手气不错啊?黄烦烦快来看看你家枪王大大抽出忍者妮了

黄少天很生气。

黄少天非常生气。

于是黄少天给周泽楷小窗了好多条语音刷屏泄愤。

周泽楷回了他一句:初始。

黄少天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时候周泽楷又给他小窗发来一张截图。

是日服的社员一览表。

明晃晃的三张ur——忍者妮 电玩妮 天女妮

周泽楷还恶趣味的发了一张带有马赛克的继承码截图。

黄少天这时候已经急不可耐,爆了手速给他发过小窗问:周泽楷!你到底要什么条件!

屏幕这头周泽楷牵起嘴角。

————————
最后的最后,在群里等着看笑话的众人看着黄少天先是发了满屏的周泽楷最帅,又看见了黄少天新的日服小号

——正是那个三色ur妮的小号。

周泽楷给的。